欢迎访问”河南牧翔动物药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手机

禽药销售部电话:0371-56535333

猪药销售部电话:0371-56535059

imgboxbg
imgboxbg
imgboxbg
资讯分类

牧翔通讯

【牧翔智慧】勇做商业文明的探索者(十)

【牧翔智慧】勇做商业文明的探索者(十)

凭什么让别人理解你的不容易,你往窗外看看,这个世界上又有谁容易?谁还不是负重前行。我们的世界,天黑可以矫情,天亮就得拼命! 有阳刚之气、有活力的人为明天的胜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要实现美好,必须输入大意愿才可能如愿以偿。 大意愿就是大利他精神! 杜甫的大意愿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牧翔的大意愿是:用绿色低成本助力三亿只生态蛋禽、三十亿只生态肉禽、一亿头生态猪,幸福中国人;用幸福三维成就千人百年禽业大商。 愿前十一个月所有的坎坷经历,都是年终收获的铺垫,全员一杆枪,挑战不可能,奋斗每一天,精进每一天,亲爱的读者亲们,新的一天加油! 在整整400年前的1620年,有一艘船叫5月花号,它的目的地是北美,船上坐了102个人,经过了65天的航行,这艘船终于到了美洲大陆,出发的时候是102人,期间一个人去世了,还有一个小孩出生了,所以到达的时候还是102人。 这艘船其实是一只很小的渔船,满满当当只能坐102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清教徒。与它同一时间到达北美的还有一些很大的船,这些船上给养非常的充足,人数也很多,虽然是同期到达的,但5月花号这条小船的人和坐那些大船的人命运却非常不一样。 清教徒强调什么呢?强调节俭勤劳,任何事情要亲力亲为,而且要做到精确。清教徒有个共同的观念,就是在工作中修炼自己,在工作中侍奉上帝。 什么叫有信仰?就是把眼前要做的事情,尽心尽力地做到极致,奢侈、懒惰、怠慢都是一种堕落。这些人在登船之前筹备的时间非常短,在一个船上空间也很狭窄,但是他们一切的事情都做得井井有条,无一人敢苟且,无一人敢怠慢,所以他们下了船后,最短的时间到达营地,在那盖房子储存粮食,而那些坐大船的人不是清教徒,他们比较有钱,所以给养很充足。到了以后他们发现这一片蛮荒之地风景非常的优美,所以他们上了岸以后不着急去找扎营的地方,他们看风景好,以一种迂回、漫游的方式找自己的营地,甚至有的在这种浪漫的观光游当中,忘记自己该到哪儿去扎营了,最后让他们意识到该找个地方安营扎寨的是什么呢?是时令已经到了深秋,冬天马上就要来临了,这个时候你再来盖房子储存粮食已经很晚了。这些人虽然数量远多于5月花号上的人,但是一个冬天下来,80%的人不是饿死就是冻死。所以说美国叫清教国家听起来也有点偶然,没有这种清教精神的人,一开始就没有活下来,这就是美国最初的清教传统,或者说是一种管理传统。 中国的企业中最长寿的当数同仁堂。北京同仁堂是全国中药行业著名的老字号,创建于1669年(清康熙八年),自1723年开始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188年。企业已经351年长久不衰,但相比五千年人类文明史,不到十分之一,一个企业到底能给世界文明史留下点什么,物质肯定是留不了什么东西,真正留下来有价值的不外乎创新精神和管理艺术,除此之外还有科学探索和艺术品。同仁堂留下什么呢?在300多年的风雨历程中,历代同仁堂人始终恪守“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古训,树立“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自律意识,造就了制药过程中兢兢小心、精益求精的严细精神。 五月花号的精神是什么呢?做事情要“make sense”,不要做“make nonsense”,这样一种传统,成为美国的精神,从而在美利坚土地上诞生了精益的生产方式,诞生了福特生产线,这可以说是美国国家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源头。也可称为清教徒的礼物,就是这样一种惊异的行为和思维方式,着眼于创造价值,而不是说废话或没有结果的事情。每做一件事情从开始到中间,一直到结尾都要做详细的核算和调整,这可以说是一种精益管理的精神。 面对新的一年的到来,我们会做总结,我们会做下一年的规划。我觉得最应该做的总结和最应该做的规划其实是一件事情,记录、核算、审计一下过去的一年我们做了些什么东西,在接下来这一年里头,具体做什么事情也许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养成一种精益管理的思维和行为方式,给自己送上一份清教徒的礼物。 2020年年末第一场小雪,我上班走在北龙湖的湖边上,大地白雪点点,枫叶片片,好像置身于“世界最美的花园”,此景好像是造物者从地球彼端分离出来,用以向世人揭示仙境的风光。那几乎像是童话中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围篱着人间难得纯粹的圣地。 此时似有所悟,我们牧翔应该用探索力,琢磨力和幻化力成就这幸福三维,成就千名百年禽业大商,用绿色低成本幸福中国人。 第一维:探索力,指的是从零到一的创新。 人类出现至今300万年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饥饿状态,所以,我们的生物本能就是在体内储存能量,如果我们一旦有了足够的食物,那么对整个人类的身体来说,短时间内是适应不了的。如果给我们一个漫长的时间,那么我们或许可以演化出适应这种饮食的身体机能。但是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在食物唾手可得的时代里,糖尿病就这样摆在了我们面前。 在二战期间和战后初期,Ⅱ型糖尿病还是一种罕见的疾病。事实上当我们厌恶这种疾病的同时,也应该赞颂这个能吃饱饭的美好时代。当然,糖尿病还有另外一种,也就是Ⅰ型糖尿病。它的发病原因主要是遗传、免疫缺陷和病毒感染。但是不管是哪种糖尿病,都是血糖升高引起的疾病。想要治疗这种疾病,当然先要搞清楚人体内是怎样调节血糖水平的。这个过程的背后是一串有趣的故事。 故事缘起于几个偶然的发现。 1788年,英国医生托马斯·考利(Thomas Cawley)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胰腺的损伤会导致糖尿病,但是他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1869年,德国医生保尔·朗格汉斯(Paul Langrhans)在研究胰腺的时候,发现了一种细胞群,它们散落地分布在胰腺里,就像一个个小岛。但是他不清楚这是什么。 1889年,两位德国医生突发奇想,难道胰腺和糖尿病有关系?于是他们切掉了狗的胰腺,发现狗果然血糖升高、排尿频繁。 当时的医生只能通过症状认识糖尿病,因为症状之一是尿多,以致于英国医生给糖尿病起了一个粗俗的名字:the pissing disease(撒尿病) 不雅的名字也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在1922年之前,确诊糖尿病的患者通常只能活一年左右。 1891 年,也就是切除胰岛素那个研究的2年后,班廷(Banting)出生了。又过了29年,在一个静谧的深夜里,班廷发现了这篇比他年龄还大的论文。 班廷是个加拿大人,1916年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毕业,这时正是一战期间,班廷作为军医上尉奔赴了英国和法国前线。战后,他在伦敦短暂停留,然后回到加拿大,在多伦多以西170公里的地方开了个小诊所,但是生意萧条、每天收入只有4美元。好在他还在多伦多西部大学担任临时教职,可以补贴家用。因为教学需要,班廷在备课的过程中,发现了一系列关于胰腺与糖尿病关系的文章, “如果结扎或切除动物胰腺让腺体萎缩,提出里面胰岛分泌物,是否能治疗糖尿病?”班廷被自己突然而来的想法所振奋,即便还在半夜里,他一个蹦哒,起床就开始记录下自己的实验设计思路。没人能想到,这一位夜读的书生,正在改变世界。为了实现自己的想法,班廷找到了麦克劳德,这个人是生理学教授,而且在代谢病方面是权威。 事实上,在后来麦克劳德和班廷的关系并不好,但当时,他还是给了班廷一些建议,并且给了他一间实验室和几条倒霉的狗。在1921年,班廷开始对这些狗下手了。他先是手术阻断了胰管,这样导致狗的胰腺萎缩。之后,班廷切下了这些胰腺,并且制造了提取物。本来切除了胰腺的狗血糖急剧升高、奄奄一息,但是在注射了这些提取物之后,狗又能站起来、甚至奔跑了。通过检测血糖发现,注射了提取物的狗,有些还出现了低血糖。 班廷非常高兴,给这种提取物起名叫做 Isletin,后来改名叫做胰岛素 Insulin。狗看起来更高兴,因为班廷的钱花完了,实验暂停。然而班廷是个坚忍不拔的人,他把自己的汽车卖掉了,又买了另外几条也挺倒霉的狗。 但是狗毕竟个小,提取的胰岛素不够用,于是班廷改为从牛身上提取。对当时多伦多附近的实验用狗来说,这大概是个生命的奇迹。然而,真正的奇迹是,班廷证实了:胰岛素可以有效的控制血糖。 胰岛素发明之前,糖尿病患者处于一种“无药可救”的状态。因为糖尿病患者在进食后会出现高血糖,进而出现酮症昏迷。当时糖尿病唯一有效果的治疗方法是“饥饿疗法”,顾名思义,就是让患者挨饿,尽可能限制糖尿病患者的饮食摄入。 有的患者甚至禁止一切糖分,以及能够转化为糖的蛋白质和脂肪的摄入,这些治疗的结果是,糖尿病患者一般都是骨瘦如柴,有的糖尿病儿童逝世的时候体重还不到20公斤。然而就是这样严格治疗下,Ⅰ型糖尿病患者的平均生存期也只有1年。 班廷接触了很多这样的患者,深知这些患者的痛苦。因此在动物试验成功后,他迫不及待的准备进行临床试验。他和贝斯特是第一批试验者,他们给自己注射了高纯度的牛胰岛素,想看看会有什么不良反应。结果除了一过性低血糖和针眼有点红肿以外,什么意外也没有发生。 这一试验确定了胰岛素在人体使用的剂量。下一步,就是在患者体内的注射了。第一个幸运的病人是个14岁的孩子,叫做莱尼·汤普森。这个男孩从1919年开始患有糖尿病,体重降到了只有50斤,有严重的酮中毒,眼看马上就要陷入死亡。 1922年1月,他的父亲问他是不是足够勇敢,用生命去尝试一种未知的药物。他点了点头,随后接受了班廷的治疗。班廷的敏锐和坚定、孩子的绝望和无畏,共同造就了人类医学史上这个令人振奋的时刻。在第二次注射后,莱尼·汤普森的血糖恢复正常,尿糖和酮体也消失了。虽然他永远离不开胰岛素,但是至少他将拥有正常的人生。 “糖尿病病人有救了!”听到这个消息,全世界的糖尿病病人涌向了多伦多,涌向班廷的实验室。 在当时班廷已经分别为其胰岛素提纯技术申请了发明专利。如果他想成为富翁,只要卡住专利,价高者得之就可以了。事实上,有不少人就是这样做的。但是他关注的并不是金钱,而是胰岛素的产量和质量。早一天生产足够的胰岛素,就有可能早一天治疗生死线上的糖尿病患者。而由于胰岛素生产能力不足,不止一个危重糖尿病患者在班廷面前死去。 在这一过程中, 有一家叫做Eli Lilly and Company(Eli Lilly 和他的朋友)的公司,向班廷伸出橄榄枝。这家公司利用其生产能力(当时已经有1000多名员工),为仍在进行临床研究、治疗危重病人的班廷免费提供了大量的胰岛素,当时的总裁是这样描述这一切的: 我离开多伦多时,那里一滴药都没有了。班廷有很多的病人,他们一定陷入了困境。当我告诉他,我今天会给他提供150单位的胰岛素时,他靠在我的肩膀上哭了。当我告诉他,我第二天晚上会给他再寄150单位胰岛素时,他立即破涕为笑,欣喜若狂。班廷是个好人,我们应该尽可能给他帮助。 1922年年底,随着关键工艺的改进。这家公司已经能够做到每周生产10万单位的胰岛素,这一生产能力可以满足全球糖尿病患者的需求。 1923年,班廷以仅仅1美元的价格,将自己的专利出售给多伦多大学。而多伦多大学又以非排他授权的方式允许这家公司开展胰岛素的大规模生产和销售。 仅仅在1923年一年,这家公司就卖出去115万美元的胰岛素,而这意味着,这些胰岛素拯救了超过上万名的糖尿病患者;而胰岛素发现至今近100年,被这种药物拯救的患者又何止亿万! 这可能也是有史以来,学术界和医药工业领域最完美的一次合作。第一支商品化牛胰岛素(因苏林)是人类医药发展史上绝无仅有的奇迹——只要病人们能够严格使用、保持血糖稳定,他们几乎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而之前,他们都判上了“死刑”。班廷和资助他的麦克劳德,一起获得了1923年的诺贝尔奖,这仅仅是胰岛素成功后的第二年。要知道,诺贝尔奖一向以反应迟钝著称,往往需要几十年才会承认科学家的贡献。 2002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美丽心灵》,讲的是数学家纳什,他的成果等了 40多年才得到诺贝尔奖的承认。相比起来,班廷真是幸运极了,他获诺贝尔奖时仅仅32岁,是罕见的没有白头发的诺贝尔奖得主。 美国著名糖尿病学家Elliott Joslin是这样评价班廷的工作的: 在1897年,1个被诊断为糖尿病的10岁男孩的平均生存期是1
上一页
1
2
...
9

河南祺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河南牧翔动物药业有限公司       豫ICP备11016883号-1     营业执照    本网站支持IPV6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郑州  牧翔.网址     牧翔药业.网址

河南祺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本网站支持IPV6

 版权所有 © 河南牧翔动物药业有限公司       

豫ICP备1101688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郑州

博评网